家庭教育咨询时间        
·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家庭教育在线 >> 名人家教 >> 文章正文
茅威涛:家有爱女幸福长驻
作者:未知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-3-2

茅威涛,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,浙江戏剧家协会副主席,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。她18岁从艺,1982年毕业于浙江省艺术学校后进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。二度夺得中国戏剧梅花奖,成为越剧女小生第一人。我们更多地看到了茅威涛在荧屏和舞台上演绎着古人的爱情和生活;作为小百花的CEO她总是在费心劳神地思考着越剧的改革、创新和生存等问题。一个女人有着如此多的头衔,她在自己的人生中又是怎样做女儿、妻子和母亲的呢?

父母是最铁杆的“粉丝”
一个小雨的冬日,在西湖边的湖畔居茶楼看到了生活中本色的茅威涛。浅灰色的套头毛衣、黑色马裤和黑色高帮靴子,使休闲中的茅威涛依旧有点英姿飒爽,眉宇之间散发着逼人的英气。但是,只要提起她的父母、她的女儿,她的一腔柔情又让人十分感动。  
在茅威涛的家族里,还真没有过搞艺术的记录,父母曾为唯一的女儿设计了一个白衣天使的职业形象,于是,乖巧的茅威涛从小就把她的洋娃娃当作假想中的病人,动不动就给洋娃娃打一针,可怜的洋娃娃身上有数不清的"针眼"。然而,做演员的潜质和愿望也许是她与生俱来的,因此,只要一有机会,茅威涛就注定要成为越剧女小生的。
1978年,茅威涛高中毕业,高考落第赋闲在家。一天,有个要好的女同学来告诉她一个好消息:桐乡越剧团招生!两人便欢欢喜喜地前去报考。主考老师见茅威涛五官端秀,身材匀称,天庭饱满,下颚方圆,是个演小生的料,心中便有几分喜欢。结果,茅威涛被录取了。那一年她18岁,从学戏的年龄看,已偏大。但茅威涛除了自己刻苦地在舞台上摸索、滚爬、追求之外,更幸运的是她遇上了许多提携她的师长,还有她那通情达理、有眼光、知道如何疼爱子女的父母,虽然女儿跳出了父母替她设定的人生模式,但当他们发现女儿在学习过程中产生畏难情绪时,告诫她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”,一直热情地鼓励她不要半途而废。为了给女儿开拓艺术视野,父亲还特意为她订阅了《戏剧报》、《作品与争鸣》、《世界文学》等杂志。
初出茅庐的茅威涛,刚开始演出时,总是少了点男子汉的气质。她将女排名将郎平的名言抄在笔记本上鼓励自己;向武功老师学短打、靠把功夫,留神老师的举止神态,暗暗地模仿;她看电影《追捕》许多遍,看完电影走在回家的路上还在模仿高仓健那富有男子汉气质的表演。在生活中,她也在培养自己的男子汉气度。有一回,她回到家里,看见父亲正在划火柴点香烟,便随手拿起一根香烟,往嘴上一叼,学父亲的样子点火吸起来。“姑娘学抽烟,像什么样子!”父亲生气地斜了她一眼。茅威涛被烟呛得连声咳嗽,咳嗽止后,她调皮地朝父亲眨眨眼,摆出悠然的架势,又吸了一口。“把烟放下!”父亲简直怒吼了。“爸爸,你别发火,老师说我男子汉的气质还不强,台上要演出大丈夫气概,台下也得学做男子汉呀。”父亲这才理解了女儿学吸烟的原由,脸上的怒气一扫而光。
只要是有益于事业的事,她的父母一定全力支持。有一次,父亲与茅威涛逛街,看到一个卖胡萝卜的在兜生意,父亲就叫茅威涛仔细观察他的神态动作,启发她重视生活积累。一直到现在,茅威涛的父亲还是满怀着深厚的父爱,亲手整理着茅威涛的演出照片、磁带和资料,是一位不折不扣的“茅茅迷"。
女儿是梦寐以求的宝贝
说起女儿,茅威涛的眼角眉梢之间坠满了沉甸甸的幸福、甜美、柔情和爱,她是我所见过的最最柔情似水的母亲之一,这种时光的茅威涛身上找不出半点小生的味道。
    5年前,茅威涛和著名导演郭小男的爱情结晶诞生了。这对当时年近40岁的茅威涛来说,是上苍赐予她的一份最厚重的礼物。在等待女儿出生的那些日子里,她的心情始终是兴奋、甜蜜而迫切的,甚至在她怀孕6个月的时候,就迫不及待地和女儿在梦中相遇了。梦里的那个乖巧女孩走到她面前,对她说:“我是你的孩子,我叫柳眉。”醒来后,茅威涛心想:莫非腹中的孩子是个女孩,她有一双弯弯的柳叶眉?
待到一朝分娩,果然是个千金。茅威涛就给她取了小名叫“柳眉”。后来有人问茅威涛,要是梦里小孩对她说“我叫青蛙”怎么办?这事后来让小柳眉知道了,柳眉说:“那就叫我青蛙好了。”
这一切仿佛不是一件真实的事,更像是一个美丽得动人心弦的故事。但却暗示着茅威涛和她的爱女之间那种三生三世的缘分。茅威涛觉得做母亲的感觉很快乐、很实在,“她带给我的真的是比想象中的快乐要多得多。生命就是这样不断更替和延续的,也让我更加明白了生命的价值。”
这个小精灵一样的乖乖女,是茅威涛夫妇的至爱。小柳眉像一个快乐天使,常常制造一些令人捧腹的笑话,给生活平添了数不清的乐趣。父亲郭小男执导大型交响京剧《大唐贵妃》,主角是梅葆玖先生。柳眉听得很认真,听完后点点小脑袋:“他唱得不错。”
这样的女儿,让做父母的怎么能不恋她、爱她、时时刻刻地念着她?
幸福就是和女儿共度的时光
做小柳眉的妈妈,是茅威涛最快乐无比的时光,虽然做妈妈占去了她几乎全部的个人休闲空间和时间,但她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兴趣爱好一律"封杀":把和朋友吃饭、逛街的时间都放弃,连买书也只能打电话告诉出版社的朋友让他们寄过来,能推的应酬一定推掉。她说,是女儿教会她改变了很多,她的生活状态从容多了,特别是心理上做了一些调整,退一步海阔天空嘛,学会放弃一些东西,生活会坦然得多。
只要没有特别的工作任务,茅威涛夫妇一下班就急着回家看女儿。小柳眉似乎从父母身上遗传了许多艺术细胞,她能熟练地演唱不少戏曲和歌曲,不过茅威涛并没有刻意培养她从艺的想法:"将来如果她在这方面有天赋有兴趣,那是拦都拦不住的。现在更重要的是让她养成良好的品行和习惯。"这一点茅威涛也许和当年父母对她的教育方式是一致的。
茅威涛不仅是一位爱女儿的母亲,更是一位有责任心的妈妈:"三岁前是智力发育最好的阶段,我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,决不会放弃任何能和她说话的机会。"她觉得花时间和女儿在一起说话,教女儿认汉字、背诵唐诗宋词是最快乐的事。
她对幸福的家庭生活理解得非常具体也非常简单——一盏温暖的灯下有一张桌子,桌子旁有人在等着你回家吃饭。我想,等待着茅威涛回家吃饭的人中,一定有她心爱的小女儿,所以她幸福的心情永远在回家的路上……


 cersp 相关文章
  没有相关文章
 cersp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5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·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
姓名: E-mail:
评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内容: